最后

最后

2020-11-13 18:28

来自深圳罗湖湖贝市场的肉贩报料称,在深圳惠州交界处存在不少私宰场,每日有超过万斤的注水牛肉流入深圳市场。连日来,记者暗访发现,深惠交界处成为真空地带,私宰场生产大量注水肉销往深圳。注入牛肉的水来自黑臭池塘,还加入类似硼砂的化学品。

知情人李先生说,一般杀前灌一次水,灌到牛体内的水都加了压,流量很大,3分钟可灌水50斤。牛被灌入大量水后会压迫胸腔,呼吸困难容易致死。灌水时一般把牛前蹄置于高处,既可以解决牛呼吸困难问题,又可以加速灌入的水渗入全身各个部位。屠宰完后,因为前面灌的水无法完全渗入肌肉,再把水管插入牛心脏打水,直到四肢完全绷直都没有问题。

16日凌晨将近3时,一台车牌为粤b4mx25的货车从红田村私宰点驶出。该货车一路狂飙,记者紧随其后。凌晨3时30分左右,该货车已来到罗湖东门市场一条小巷内。记者看到,车停好后,两名男子打开车尾厢卸肉搬入市场。车内的牛肉都是分割好的,挂着的牛肉竟然可以滴出水来,车厢一片水淋淋的。一台小推车装满后,男子立即推入市场。

在确认私宰场内有打水行为后,记者经过多天跟踪确认注水肉最后流向深圳。

6月15日下午4时,记者在举报人的带领下来到惠州市惠阳区新圩镇红田村,这里离深圳只有20分钟车程。在山林边,记者发现一间简易铁皮屋,面积大约150平方米左右,墙身用红字写着“屠场配送点”。距离四五米远,记者就能闻到浓烈的血腥味和恶臭。晚上9时,记者再次返回现场。两辆深圳牌的货车停在私宰点门口。记者穿过山林尝试进一步靠近,看见里面灯火通明,但铁皮屋几乎密不透风。好不容易,记者找到一个排水口空隙,从这里往里面看。

知情人李先生说,一般而言,打水时对方都会加一点点硼砂之类的化学物品,是为了让水凝固在肌肉里,不要流失太快。距离此处约20分钟车程的路边还有两个牛肉私宰场,但规模小一点。这四个私宰场“特供”深圳,每日能私宰50头牛左右,共计过万斤的注水牛肉。

靠近深圳的牛肉私宰点并不只有这个。在举报人的带领下,记者随后来到龙溪镇银岗村。鱼塘边有个私宰点,场主十分警惕,用铁皮把外围围蔽,工棚大门只开一条50厘米左右的缝,从外面观察,只能隐约看到有人在里面分割牛肉。

昨日,记者联系上曾在深圳清水河肉联厂从事宰牛的行业人士。据介绍,深圳全市每天的牛肉需求量大约在300头,但正规屠宰场每天的屠宰量大概只有200头。换句话说,目前在市场流通的牛肉,私宰肉占三成。而靠近深圳的这4个私宰场,日均产量在50头左右,占了私宰肉的半壁江山。

该人士告诉记者,购买一头牛成本是1万元左右,分解后有牛肉350斤、肚子20斤、四肢12斤、头2斤,总共384斤左右。以30元/斤的售价来算,一头牛可卖出11520元,有1520元纯利。如果打水的话,一般都打进近百斤水,1斤牛肉有3两水,虽然售价便宜点,但往往比没有注水的多赚上千元。

记者在市场内转了一圈,发现肉档有两种不同牛肉的现象比比皆是,加料牛肉比正常牛肉每斤低5元左右。当顾客要求价格低一些时,档主就向顾客推销这些注水肉。到凌晨6时,不少档口已卖出大量牛肉。

晚上11时许,记者冒充附近工地工人前往买肉,拿手机进行拍摄。五六名赤膊的年轻男子蹲在一起,把牛的肢体摆在地上分割。在一头已开膛的牛旁边,摆着多个蓝色塑料桶,桶边有淡黄色的晶状粉,在工棚的墙角还堆放着数包怀疑是添加剂的化学品。

该人士称,与猪肉一样,牛肉也是凭检验票才能进市场。但在实际操作上却存在一个巨大漏洞,让凭票进场无法实施起来。猪肉是分边的,在猪身上盖章,可以和检疫票对上号。牛肉是分解后进入市场,这样检疫票无法确定是该牛的。肉档在正规屠场取部分肉品就可以获得检疫票,碰上检查就拿这张牌应付。所以,大部分牛肉档都存在两种肉。

有肉贩称,经过加料可以达到一斤牛肉三两水的程度,与正常市价相比,每头牛可多赚近千元。记者也发现,深圳市场在监管上也存在无法识别的漏洞,让注水肉直接流入市场。

附近住户何女士告诉记者,这个私宰点已存在半年,每晚等周边居民睡了便开工,十多人在里面宰牛,还听到牛被宰时发出的惨叫声。何女士称,私宰场都是抽旁边黑臭池塘的水给牛注水,宰牛的脏水又流入池塘。

只见这些私宰牛肉从卸货,推入市场,到最后的上架都畅通无阻。即使部分门口有保安值守,但他们要么在打瞌睡,要么在玩手机。而市场管理方的办公室,虽然灯火通明,但没人值班。牛肉档的对面就是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东门监管所的驻场办公室,可惜办公室大门紧闭,乌灯黑火。最后,这批注水牛肉顺利送到编号为2440的档口。

看到记者入门并得知记者来意后,一名光头赤膊男子快步走出工棚,催促道:“你出来再说,出来再说”,不让记者在工棚逗留。出来后,光头男子眼睛紧紧盯着记者的手机,然后再三向记者强调,这里没有牛肉卖,都是别人订购的。“我只批发没有零售,你赶快走。”见对方警惕性十分高,记者只能离开。记者前脚迈出大门,光头男子立即关上大门。

在等候近半个小时后,记者终于看到了“打水”景象。只见里面的工人把一头已开膛的牛放在地上,然后找来一条水管插入牛身。记者留意到,打水时,牛虽然已开膛,但腿部有明显的抖动。约30秒后,牛的四肢就开始僵硬伸直。在观看2分多钟后,一名工人拉住一头牛刚好把空隙挡住,记者无法看完整个过程。9时53分,空隙再次出现时,那头正在打水的牛已被拉走,工人正忙着剥皮分割。

凌晨4时30分,市场兴旺起来,不少人已来采购。记者佯装买肉,发现注水牛肉公然在东门市场兜售。记者询问多个肉档,牛肉的正常价为33元/斤。当记者认为肉价太贵时,不少肉贩直接向记者推销“加料”牛肉。2442档肉贩主动上前推销,“老板,我这里有加料便宜的,可以看看。”档主说,经过“加料”的29元/斤。记者发现与正常肉相比,这些加料的肉颜色较鲜艳,摸上去滑滑的。“这些都是加料的,相对其他档已经好很多,要不要?”档主还在不停推销。2440档主也声称加料的比其他档好,要价30元/斤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